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棵树。

朝岁


*双法师向

  星星点点的丹红灯笼随风微微飘起,打照上人们的面庞散发出暖橙色的光芒。
  清晨的街道总显得过于懒散,穿梭在人潮之中,少女一头鲜红格外亮丽。
  新年的初晨。人语声走过街串出巷,年味像线团,纠结缠绕在大陆间乱作一团。
  纵使是暗藏在森林深处,远及城郊之外的小屋。
 
  小路两侧的树木蜿蜒着向后飞去,视野渐行开阔,最后袒露而出的是光滑的实木板。
  轻轻拂去发上的落叶,少女饶有兴趣地抬头观赏连绵于树冠的海洋。层层叠叠的叶片间隙,几时有光点泻出。
  清晨的森林里总是透着莹光,夹带翻滚的雾海。你能从滚落的露珠中窥见那个花红柳绿的世界,雀鸟轻鸣着,那个理应美好的清晨。
  是的,理应。
  在光线所不及的封闭寝室,散发着晦暗气息的黑发少年终于忍无可忍地掀开了被窝。
  “你闹够了吧!一大早就吵个不停是想做什么?!”

  你永远摸不清自家小恶魔脑袋里究竟都装了些什么。
  没等少年确认门外的那抹腥红,一股突如其来的撞击力就将他狠狠地压在了地上。连忙用手护住身上的人,在深感人间沧桑之余,少年不禁如此想到。
  “成功突破防线~”
  果然不出所料。
  少年狼狈地抬头,趴在自己身上的笨蛋一如既往着着她那件破旧的红色礼裙,那是多年前她生日时他亲手为她缝制的生日礼物。藏在礼帽下窃笑的面容显得别致又微带红润,像极了得逞的馋猫。
  “太阳公公都要睡觉了,你这个懒虫居然还赖在床上!”
  “太阳公公他还没起谢谢。”
  无奈地看着就势躺在自己身上,嘟囔着有什么区别的少女,少年认命似的微微叹息,来吧,一事无成的一天。 索性将昨夜里理了好几遍的计划书撇在脑后。
  ——反正也不是多重要的研究计划。
  至少没有眼前这个笨蛋更重要。
  正忙于说服自己,少年低眼不经意瞄到了少女手指上裹着的几块胶布,极其符合主人性格的贴法歪歪扭扭不说,居然连伤口都没有对上。默默打住在心里的腹诽,少年想要开口询问,但声音到了嘴边又变了味。
  “进来坐吧。”

  “于是,你是来干嘛的?”
  少年低头准备着茶具,向对面的红发少女问道。话虽如此,少年心里对答案早已十拿九稳。
  那笨蛋十有八九会嘟囔着什么我一个人在家超无聊嘛之类云云,又或者是以魔法实验失败幼小心灵遭遇大创伤这种假到不行的理由来敷衍自己。
  反正多半是撒娇。
  自己应该的回答也准备得清清楚楚,只要配合那个笨蛋的理由,再引出些她不喜欢的话题,理应就能很轻松地套出这个小恶魔今天来捣鬼的目的……
  眉头正上扬着,少年却感到一阵违和感。

  事实证明,今天大概是个适合买彩票的日子。
  少年并没有收到想象中的答复,回答他的只有两人之间冗长的沉默,和魔法钟咯嗒咯嗒的行走声。
  见少女许久不作声响,少年感到异样地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却是从不知何时起就站在自己身旁的少女。
  以及从天而降的巨型•奥义•南瓜头。

  这是什么超神的展开。
  少年有些痛苦地捂着刚刚遭遇了劫难的小脑袋,懊恼着一向敏锐的自己为什么总在少女面前松了警惕。
  眼前的女孩正摆着一幅装可怜的模样,唠絮着是谁如此丧尽天良,大白天扔南瓜,还让不让人休息。
  拜托,扔南瓜的是你,不让人休息的也是你。
  少女又装着正沉思,尔后像恍然大悟一样囔囔着。
  “实际上是谁扔的都无所谓吧!”
  废话犯人就是你你当然这么说。
  说好要一起做个知法守法的好公民呢?
  深感人间苦难的少年只能暗自叹了一口气。
  “扑哧,不要在意嘛~”
  少年抬起头,面前的人儿正笑嘻嘻地看着他。
  “新年快乐,大傻瓜。”

  所以这个惊悚的南瓜头就是传说中的新年礼物?!
  少年发觉自己正在努力憋着不骂人,自从认识少女以后这种感觉还真是天天都不缺。
  冷静,冷静。少年深吸了一口气,头脑还在被撞的余韵中回荡,使劲晃了晃脑袋,却听见胸前传来叮呤的撞击声。
  定了定神,少年这才发现自己脖颈上多出来的小饰件。

  用红绳缠绕打成的花结,在边缘处小心勾上金丝,末尾的两条红线向下连系着铃铛,显得格外玲珑可爱。
  是魔法项链,做工虽显粗糙,但从边边角角精细打理和纯洁的魔力气息,却也能看出主人在其上花的功夫之深。
  跟着刚才的南瓜头过来的吗。
  “喜欢吗?我做了好久呢。”
  少女依然笑靥如花,但大抵是错觉,少年竟在她的声音里听出了些许紧张的意味。
  少年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又像是被谁抵住了咽喉。
  一时无言。
  真是活像上了岸的鱼。
  墙上的魔法钟依旧咯嗒咯嗒地走着。某个时刻,至少现在,少年打心底迫切的想用魔法炮让它来个永久性罢工。

  “所以...手上的伤,是因为做这个的缘故吗?”
  不知过了多少个时刻,少年终是开口说道。
  “……”
  “…哈?”
  像是因对话的奇怪展开而受到惊吓,少女一时有些发愣。几秒后,才同终于消化了少年话语中所含的蕴意一般,慌慌张张地将手背向身后。
  一惊一乍的,倒真像受了惊的小动物。
  有些好笑地看着少女的行为,少年如此想到。
  真可爱。
  险些被自己的想法吓到,少年苦笑几声。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深吸了几口气,少年伸出手按住了少女头顶翘起的发梢。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少女愣了愣,尔后像是炸毛的小狮子般,用力向上推搡少年的手。但两人间悬殊的臂力注定使得少女的这番作为起不了什么作用。
  “…快…快住手,会长不高的!”
  “嘿,那不是正好吗……你要是长得比我高我可就头疼了啊。”
  “……什…!”

  说笑间不知谁悄悄敛下了微笑,缓缓低下了头。
  趁着少女因不满而嘟起脸的间隙,少年伸手握住了女孩纤细的手腕。在惊讶的注视下,小心翼翼地撕下那些被贴得歪歪扭扭的胶布。
  像面对什么稀世的珍宝一般,少年轻柔的舔舐上少女的伤口。
  “……以后不许再做这么危险的事了。”
  “……不要把我说得那么笨手笨脚好吗!”
  “一手伤口的人没资格说这话吧。”
  “你懂什么叫一不小心吗!”
  “嘛,对于笨蛋来说能做出来也相当了不起了啊。”
  “你……!”
  看着因恼羞而面红撅起嘴的少女,少年第一次察觉到了,自己明明早以空空如也的胸口中,砰砰有力的跳动声。

  “喜欢。”
  然后有些话语,就这么无法控制的抛了出去。
  “……”
  “…诶?”
  少年的脸微红着,将手顺至少女的脑后,慢慢拉近着两人鼻尖间的距离。
  “我很喜欢哦,新年礼物。”

  初生的阳光从窗台撒了进来,在房间的对面映下相拥的影子。
  太阳公公这才起床了,不是吗?

  少年笑着在少女耳边轻语着。
  “新年快乐。”